辣评

  • 世界一切浮华宴乐,全是欺骗与束缚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哇 好喜欢
  • 超绝可爱曾艳芬,我最喜欢曾艳芬!
  • 画的很棒!
  • 超绝可爱小悟空!
  • 每个人在面对自己的家人时,是否都会太过随意了些?
  • 萌死了也
  • meng君塑造的曾老师形象太棒了
  • 三岁组合好啊。
发送

偷生(中)

[大力]作者:辣肠先生      2016/10/16


【6】
 

任何一段感情,都不会是无理由的。你总会因为那个人的某一个部分而心生情愫。就像张雨鑫问曾艳芬为什么喜欢陆婷的时候,曾艳芬的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那些画面组成陆婷这个完整的人。

不是喜欢她什么,是她的什么我都愿意去喜欢。就算是有不喜欢的部分也愿意试着接受和容忍。曾艳芬很清楚自己和陆婷完全是不可相交的平行线,所以她总是想,如果有一天她们真的在一起了,她愿意跳脱出那条原本的线,把自己融进陆婷里。

拥有爱情的人总是在反复的强调着自己作为个体的自由。而像她这样得不到爱情的人。却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和对方融合在一起,这些都无所谓,只要能够在一起。

这没有对与错,这只是不同的爱而已。这世界本就不存在什么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却有恃无恐。她不觉得陆婷如果知道自己喜欢她会多么开心。她也不想让她知道。她也不想破坏她和冯薪朵那么让人羡煞的爱情。

自那天在咖喱店的偶遇,曾艳芬和陆婷就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了。除了在台上,陆婷不理她,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心里有点的疼,就像是用梅花针轻轻的刺。细密尖锐,却不至于无法忍受。只是它无时无刻都在那,看见陆婷时发作的更厉害罢了。

说到底还不是自己造成的,陆婷是个有脾气的人。

只能说她们都是足够优秀的‘演员’,每天披上snh48成员这层皮,扮演着既定好的角色。不会受任何影响。心情,感情。任何东西。

曾艳芬发呆的望着自己的手,她还是没想明白一件事。陆婷那时为什么下台要牵她的手呢。那真的只是无意识的动作吗?

她不得而知,绞尽脑汁也没法给自己心里捏造一个适当的借口。她到现在仿佛还能够感受到陆婷指尖的触感。

那只手满满的都是女孩子的柔软,细腻。让她牵住便不想再放开了。可是那短暂的幸福也不过持续了不超过五秒,而陆婷放开后的失落感大概五十分钟都没法消退。

她绝对不是那会矫揉造作的人,却乐此不疲的在关于陆婷的方面心甘情愿的自作多情。

她们之间忽然产生的芥蒂,只是一句对不起就能完全解除,陆婷不是小肚鸡肠的女人,不然也不可能容忍曾艳芬时不时的作妖。可是曾艳芬不想,她觉得现在这样的状态是再好不过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总选的日子,曾艳芬那天不知是空调吹的太多,还是被带有病源的人传染,她发烧了,并且温度不低。连带着一颗坏掉的牙齿也跟着发炎,整个右脸颊都肿胀起来。疼得要命。

看着镜子里自己已经完全不对称的脸,曾艳芬叹了口气,任命的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准备去梅赛德斯做最后排练。张雨鑫今天看起来精神很不错,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终于重新有了上台的机会,她的激动溢于言表。

不过她看见曾艳芬很不舒服的样子还是安分了些,刚刚还逼迫曾艳芬量了体温,三十九度,可想而知她此时究竟是怎么撑着自己不倒下的,“你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有问题,问题大了,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总选我不参加吗?怎么可能。”

她总是喜欢说这句话,‘又能怎么样呢?’就算她发烧又怎么样呢,不还是得完成自己的工作,就算她时而厌烦又怎么样呢,她还是得按部就班的生活。就算她再喜欢陆婷又怎么样呢,不还是连一点温暖都得不到嘛。

觉得不公平又怎么样呢,这世界就是这样,在很小,在很早的时候她便知道了这些。在那些灰色的童年里,在那些参与浮华却不能拥有的青少年里,甚至在这个得到很多却依旧困惑不已的青春里。

为什么爸妈从小对她就不好呢,为什么她就一定要去捡那些别人不要的垃圾来吃呢,为什么上小学时那个男孩就总是愿意欺负她呢。

为什么人家出身就那么好呢。

为什么这个世界存在不公平呢。

为什么陆婷喜欢的不是她呢。

没有为什么。不止没有,你甚至都没权利去问为什么。

曾艳芬坐在床上像个宝宝一样让张雨鑫帮她穿衣服。张雨鑫的手掌贴在了她的脸颊上,蹲在她面前一脸心疼的样子,“怎么忽然就发烧了呢?”

“如果能知道的话就不会发烧了好么。赶紧走吧,到车上我还能睡一小会。扶我起来。带着药,我可不想晕倒在总选举的舞台上。”

公司要求她们一起行动,启用了以往的那个大巴。张雨鑫带着曾艳芬早早的钻进了大巴车里,曾艳芬靠在她身上昏昏沉沉,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了。连她喷在她手臂上的鼻息都带着灼人的温度。

成员们陆陆续续的上车,不光有N队的还有其他队的。大家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原本安静的车厢变得越发吵闹。张雨鑫看见曾艳芬明显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可是她又不可能叫所有人都因为曾艳芬一个人而闭嘴。

想了想,只能从包里拿出耳机戴在曾艳芬的耳朵上。用平板电脑播放着自己睡不着时会听的助眠音乐。希望这样她能舒服一些。

曾艳芬睡了将近两个小时,张雨鑫发现她醒过来的时候头已经没有那么热了。从背包里拿出为她带的包子,虽然馅料里满是曾艳芬不愿吃的东西,可她还是硬逼着她吃下去。

“张雨鑫,不要仗着自己身宽体胖的就挡着我下车,我跟你说了我不吃。我就是不吃。”还是觉得晕乎乎的,车窗外的阳光热烈的让人畏惧。曾艳芬烦躁的情绪让她连总选举带来的紧张感都消失了。

“不行,不吃这个你怎么吃药。必须吃,不然今天你甭想下车,反正彩排还要一会才轮到我们队,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张雨鑫忽然的强硬让曾艳芬本就低沉的心情更加恶劣。

“我不吃,我也不吃药。你起来!我要下车!”

“下什么车,你给我吃吧你。”张雨鑫伸手拍了曾艳芬额头一下,对方下意识的叫出声而张开了嘴,张雨鑫趁机把包子塞进了曾艳芬嘴里还替她合上了下巴。她知道曾艳芬一定会生气的,但是没办法,就算只是吃一口也比大清早就空腹吃药来的好。

结果很明显,曾艳芬吃了包子也吃了药,还打了张雨鑫好几下。张雨鑫揉着发痛的手臂一脸傻笑的看着她。

总选举顺利的进行着,曾艳芬在听到陆婷第七名的时候没有多大的意外,只是很高兴。因为她知道陆婷一定能实现她的目标。当她从自己面前经过时,她去抓了陆婷的手,陆婷瞧了她一眼。这应该是这些天唯一的交流吧。曾艳芬看着她一步一步走向舞台中央,又转头看向大屏幕。

那上面显现出了她心里的那个漂亮女人,她因为实现了自己暂时的梦想而优雅的微笑着。她大气的发言,得体的展示着自己的优秀。曾艳芬转回头望着她的背影,这个梦寐以求的人,此时是这么的光鲜亮丽。

不可以的,不能总是看见这么美好的你啊,这样我会忍不住的。会忍不住更加爱你的。

自己得了第四名,是预料之内却又带着惊喜的名次,曾艳芬再次做到了完美的发言。整场演唱会为数不多的掌声,其中有两次是送给她的。

想想自己这一路走来,从连剧场都坐不满,到现在万人的场子都如此火爆。

她很欣慰,很激动,也很感谢。

总选结束了,这个所谓对她们一年努力的总结又有了最后的结果。有人欢喜,有人忧愁。当主持人把最后一句话说完,她们也纷纷从位置上站起来,有的互相祝福,有的跟观众打招呼。

曾艳芬只是想走到舞台右边和台下的粉丝打打招呼便碰巧一眼就看见了陆婷和冯薪朵那个紧紧的拥抱。她们抱的那么紧,就好像要把对方融进自己体内一般。她们那么深的相爱着。那么般配。

她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差点连奖杯都脱了手。明明已经消退的不适感在那一瞬又汹涌而至。她连忙转移视线,和台下的粉丝挥手。眼里台下的那一张张脸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她只是机械的完成着自己的角色。

最后大家都聚集在舞台上,曾艳芬也在那上面无头绪的走,她又看见了陆婷,她依旧满心欢喜的样子。用力的挥舞手臂和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的粉丝们告别。

第一次,这三年来的第一次,她心生嫉妒。凭什么这个人就能得到爱情,荣耀,更多更多。而自己就只能这般痛苦的陷入痛苦与纠结。有时她也想不如就告诉她算了,她可以搞了大的,这样大家就都不舒服了,她也许能舒服点也说不定呢。

她走向她,伸手用力的推了她一下又拉了回来。那一刻她在想。

她倒真希望陆婷就那样摔下去,最好摔死。

陆婷死了,她是不是就可以不喜欢她了。

不,陆婷死了,她就可以肆意的喜欢着她了。再也不会有人和她抢,也不会有人阻止她告诉她这是错误的啦。

陆婷,也许哪天,曾艳芬就疯了。

被推的那那个人吓了一跳,一声惊呼。转过头发现是曾艳芬干的,冲过来就抬手要打。曾艳芬马上闪身跑走,陆婷追了她好几圈最后把她一把揪住。

“大哥!大哥大哥!开个小玩笑,别生气嘛。”曾艳芬求饶,乔装着很抱歉的样子。

“很危险诶!你要是真给我推下去那事可就大了。”陆婷虽这么说,脸上却挂着笑颜,曾艳芬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顺势靠过去用双手抱住陆婷的腰,“就知道大哥不会生气的。亲亲。”

“噫,吓人!快放开我!谁要跟你亲!曾艳芬,我要打你喽!”陆婷不知道为什么曾艳芬忽然又发什么神经,难道是因为发烧了吗?陆婷借着推开曾艳芬的动作触了触她的额头。已经不那么热了。

也知道见好就收,曾艳芬放开了她。陆婷嫌弃的拍了拍衣服,转身要走。

“大哥!等一下。”她叫住了她,陆婷回头一脸无奈的看着她,“又怎么样?”

“对不起。”

陆婷没想到曾艳芬会道歉,现场已经没几个人了,只有她们这些成员和准备收拾会场的工作人员,最灯光逐渐暗下,只留下维持光源的大灯。陆婷看着她,她觉得曾艳芬这个人真的是个怪胎,并且是个她左右不了的怪胎。

她从来都不怕她,她知道那些不过是她装的,有些成员是真的怕她,不是那么要好的人陆婷的对待方式也确实让人觉得生硬。按道理讲,她对曾艳芬也是一样的。可是无论怎样,曾艳芬都站在那个不近不远的位置,招惹她,疏远她,偶尔忽然的拉近。

像根扭转了八次的橡皮筋,陆婷想帮她解开那些痕迹,却又怕她忽然崩掉伤害自己。

“对不起什么?说来听听。”

曾艳芬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漂亮的小脸笑起来真的可爱到让陆婷想起最初的她。不,眼前的这个人或许从来都没变过,第一次见她便是这样,无论时间怎么推移,曾艳芬就是曾艳芬。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

“就,各种各样的都对不起。”

拍了下曾艳芬的肩膀,“没关系,我没放在心上。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情绪,你可以对我说的。”

“恩。”难得的真挚,曾艳芬微笑着看着她,“恭喜你成为神七。”

陆婷也回以同样的微笑,“我到更希望自己是第四名。”

曾艳芬在心里为刚刚的情绪感到抱歉。

陆婷是这个多么好的人,她一清二楚。

她们相视着,微笑着。这一刻不再言语,却比说出什么都要显得珍贵。

 

【7】

 

马德里并没有曾艳芬想象中的那么有趣。只是初到这里觉得新鲜,几天过去了,也不过如此。不过当地的美食她倒是深得她的心。只是无奈黄婷婷不喜欢,她也没有吃上几次。

这几天她一直和黄婷婷在一起。工作也好,闲暇的时间也好。就连房间都被安排在一起。她和黄婷婷的关系很好,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如此。

经常在一起,性格出奇的和。黄婷婷在曾艳芬面前不需要那么认真,时刻想着自己的位置和角色。曾艳芬在她面前可以尽情的沉默,不需要那么努力的笑。

黄婷婷大概只会对曾艳芬撒娇,曾艳芬在她面前也是完全真实,平淡的自己。灵魂伴侣真的不只是说说而已。她们在不同的人面前,粉刷着不同的角色。只有在彼此面前,才能找回自己。

“晚上她们吃东西后要到酒吧去。你要不要跟着?我想跟着。”黄婷婷把撕下一块的松饼送到曾艳芬嘴边,对方张开嘴,吃了进去。

浓郁的奶香和从口里一直蔓延到鼻腔,香甜的蜂蜜味充斥着嘴巴。果然这些外国人的口味就是重。

“那你去呗。那么烦的地方我才不要。”曾艳芬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手指点击着鼠标和键盘,“靠,易嘉爱推荐这什么鬼游戏。难的过分了吧!”

黄婷婷一点都不意外曾艳芬的答复,这个人依旧是那么的不合群。明明大家都在一起三年多了,彼此的情谊就算不深也都还说得过去。可她还是不愿意和她们‘同流合污’,“不去算了,那你自己晚上要记得吃饭啊。”

“知道啦。你放心去玩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曾艳芬依旧认真的对付着这个她怎么都玩不好的游戏。“知道了,小孩子!”黄婷婷回到自己床上准备挑选晚上要穿的衣服。曾艳芬瞄了她一眼,不由自主的就打算泼她冷水,“你真的没有必要这么认真的挑衣服,反正你穿起来都是乱七八糟的。”

黄婷婷愤愤的飞出一个抱枕,不偏不移的砸在曾艳芬的头上,“时尚教主哪里来的脸说我!”

曾艳芬不再搭腔,更加认真的玩着游戏,房间变得沉默,黄婷婷选好后躺在床上看手机。只有偶尔短促的微博刷新的提示音作响。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曾艳芬抿了口放了枸杞的蜂蜜水。即使是这样默不作声的同处一室,也不会有尴尬产生。

偶尔她也会想,为什么自己喜欢的不是黄婷婷。如果是她,她们大概不用纠结几日便会有个结果。不管是在一起还是继续做朋友,曾艳芬都不会像对陆婷一样,收获那么多的痛苦。可是爱情不就是如此,你觉得顺心顺意的都不会成真。

这段日子曾艳芬和陆婷算是回到了之前的样子,偶尔交流,偶尔同行。互相调侃打屁,又变的乐此不疲。这样很好,比异常亲密好,比故意疏离更好。就这样保持着吧,一直保持到她们两人的其中一个率先走出另外一个人的生活,也许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也许偶尔会上一面忆忆过去。

黄婷婷大概晚上近八点的时候离开的,说是先去找地方吃饭再去酒吧。她和曾艳芬告别,曾艳芬没理她,依旧在玩游戏。黄婷婷走过来扬起巴掌曾艳芬才老实的和她说再见。

“黄推要是看见你私底下这么暴力还不都得来饭我!”

“撸推要是知道你现实生活中是个这么无聊的人都会弃你而去的!”

“哼!”

“呸!”

游戏玩得起腻,曾艳芬关掉它后把手机连接上了电脑准备剪一下这几天拍的视频。

曾艳芬在西班牙又拿起了手机拍这拍那,不过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次的兴致完全没了在鹿亭乡的时候强烈。只是抱着随便拍一拍的心态给粉丝交个‘作业’就好了。

西班牙很漂亮,应该说对于亚洲人来说,欧洲都很漂亮。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和亚洲文化完全不同的。曾艳芬沿街拍到了那么多好的景物,和黄婷婷逛露天集市那天最为开心。片子里有很多成员,她在心里取舍着。不由自主的打开陆婷那一段,这次就只有短短的十几秒。

“这是什么?”

陆婷主动凑过来看着镜头询问着,曾艳芬回忆着那一霎因为她忽然靠近而蓬勃的心跳。

“没有啊,就我自己拍的。”

搞不清自己究竟又忽然紧张些什么。

“奥~”

“看大哥发型,周润发同款。”

“很酷炫对不对。”

没有了,只有这些,就算只有这几句没营养的对话,她还是打算把她放进这次的片子里。

只因为那是陆婷。

曾艳芬其实很想每天都拿着一部摄影机,拍下她和陆婷的每一次交流。无论时长时短,无论内容如何。她都想一刻不停的记录下来,以便日后翻出来仔细查看。脑子不是个牢靠的记忆卡,你总会因为什么而筛选那些记忆,她不能保证自己不会遗忘,她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忘得一干二净。

------

曾艳芬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还没完全清醒便去开门,扫了一眼隔壁床,并没有黄婷婷的身影。墙上的钟表显示现在已经凌晨两点钟了。

回来的倒是比自己想象的早。

“来喽来喽。”嗓子还黏黏的,也不知这一声外面有没有听见。

曾艳芬打开门,刚想张嘴骂黄婷婷为什么不拿门卡。可映入眼帘的人让她一下从昏沉中清醒过来。她看见陆婷,一脸醉意的看着她。

“哎呀。”陆婷夸张的惊叹,双手抓住曾艳芬的肩头。力道有些大,甚至在她赤裸的皮肤上留下痕迹,

“我走错房间啦。对不起。再会!”

夸张的肢体动作与表情。一看她就是醉了,还醉的不轻。曾艳芬还是第一次见到陆婷喝多的样子。她脸蛋红润,眼波迷离。嘴角勾勒着意义不明的浅笑。她甚至盲目的认为陆婷此时身上酒气和香水混合出的味道更加香甜,还有点诱人。

额前的碎发已经完全被汗水打湿。还有几根调皮的发尾歪七扭八的黏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走了走了。晚安!”陆婷把手从她肩膀上拿下,明明就站在眼前却用力挥舞着手。

曾艳芬看着她摇摇晃晃的朝房间走,她和冯薪朵就住在她旁边。只见她用力敲着门,嘴里叫着冯薪朵的名字。那样的行为大概持续了半分钟。

没有人应门。曾艳芬觉得奇怪,难道她们不是一起回来的?也确实没有见到黄婷婷的人。陆婷依旧在那敲门,不知厌烦的敲。

曾艳芬实在看不过去了,再继续这么敲迟早把同层的其他客人敲醒,她走过去,“明显就不在啦,走吧,到我房间去。”其实她完全可以叫客房服务把门打开。可是她想想还是算了,语言又不通,更何况这个时间,曾艳芬也不愿意麻烦他们。

如果说曾艳芬毫无私心,那是不可能的。这样的陆婷也许这辈子她也就能见到这一次。

陆婷还算安分,在被曾艳芬带回去后没有很过激的表现。顺从到不行。看着她一头栽倒在床上,曾艳芬瞧了一会,走过去试图把她往上拉一拉好让她枕到枕头,结果那个已经睡的像小猪一样的女人对于她来说沉得要命。最后只能单纯拿个枕头给她垫一下。

曾艳芬坐在黄婷婷床上,看着那个进了房间一声不吭倒头就睡的女人。她弯着腰,把双手垫在下巴上,手肘顶着膝盖。她靠的很近,脸贴脸那么近,安静的用眼睛把陆婷的每一寸都抚摸的仔细。

她虽然一直都觉得陆婷这个人长得确实很像人妖,从第一次见面一直到现在,就算是她蜕变的越发的精致,出落得亭亭玉立。可曾艳芬还是觉得陆婷像个人妖。不过这一眉一眼勾画出的脸庞,真是漂亮。

清明纯净的眼,深邃的眼窝,凸显的眉骨,还有这淡淡的眉。挺直的鼻梁,圆润的恰到好处的鼻翼。轻薄的上唇,稍微厚实性感的下唇,甚至是唇瓣上的每一条褶皱细纹。

都很好看,带着让人喜欢,让人着迷的好。而这些好组合在一起时,她心甘情愿的沦陷于此。

当曾艳芬从沉迷里回过神来,她发现,不知怎得,她的嘴唇和陆婷的贴在了一起。还能感受到那份温热的柔软触感。陆婷包含着酒精气味的鼻息喷洒在她脸上,熏红了她的脸颊。曾艳芬轻巧的离开那瓣唇,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她不确定在自己恍惚的那段时间究竟是几秒钟,还是几分钟。

不过还好,陆婷并没有醒过来。这就代表什么都没发生过。陆婷只是在她这睡了一夜,曾艳芬连被子都没给她盖。这很符合曾艳芬这个人,对,一定不会暴露的。她没什么好担心的。没事的。

结果曾艳芬一宿都没睡着,黑暗里她一直在想着那个吻,从漫天星辰想到天泛肚白。

不合群,也未必是件坏事。

------

陆婷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昨晚喝了不少酒,不过她并没有宿醉的症状出现。坐起来,她发现她还穿着昨天去玩时的衣服,连袜子都没有人给脱一下。而且这里明显是其他人的房间,可究竟是谁的呢?

环视了一圈,房间里空无一人,不过陆婷看见了一只熟悉的箱子,那箱子属于曾艳芬。

曾艳芬。

曾艳芬???

只觉得脑子‘嗡’的响了一声,陆婷痛苦的捂着头。她想起了一件事,昨晚的一切都忘了可唯独记着这一件事。

曾艳芬吻了她的嘴唇。

绝不是恶作剧般的触碰,而是深情的,小心翼翼的,珍惜的亲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吻她呢?

 

【8】

 

“曾艳芬你再说一遍??”

“我,我亲了她。”

“你疯了吧你!”

曾艳芬苦恼的抓着头发,一脸郁闷的看着张雨鑫。这几句对白已经是发生在从马德里回来以后的事了。

“我当时也是大脑一片空白的好么。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亲她。我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那样发生了啊。”一句假话都没有,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曾艳芬根本就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举动。

曾艳芬抱着怀里的枕头,脸上的表情特别复杂。她觉得自己做了特别严重的错事。对冯薪朵的愧疚感快把她吞噬了。她对不起冯薪朵,也对不起陆婷。更是对不起自己。

“你少来了,你以为你写小说呢。不知道了发生什么你会亲大哥?”张雨鑫不相信曾艳芬的说辞,“有没有被发现?这才是重点啊。”

“当然没有了!不然我还哪有脸面回来啊。而且我真的不知道啦。”曾艳芬把脸埋进枕头的绵软里。即使现在想起来,那些她能够回忆起的瞬间还是足以让她脸红心跳。

张雨鑫说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心情。有些伤心,有些低落。甚至觉得愤怒。她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曾艳芬就能一直喜欢着陆婷。

明明她也知道根本不可能的,明明她比谁都清楚。可她还是喜欢她。张雨鑫想,也许她也没有一个资格去责备曾艳芬。

“怎么办啊?我总觉得大哥最近总是在看我,她是不是发现了?不应该啊。那时她睡的跟死猪一样不省人事。不可能知道的。”

“你亲了她多久?”

“我哪知道!?”

------

“陆婷,你瞅瞅我行吗!”冯薪朵用指尖戳着陆婷的大腿。

陆婷回过神来,把视线从曾艳芬的脸上转移回冯薪朵,“你说什么?”

冯薪朵不高兴了,她忽然有了从未有过的被忽视的痛楚。陆婷从来都是只看着她一个人的,从没像现在这样跟她在一起时无止境的心不在焉,哪怕是瞧着她,心里实际上也早就飞走了。难道真的开始厌倦了吗。从马德里回来,陆婷就变得很奇怪,总是走神。

“你老在看什么呢?有什么可看的?这屋里这点人你都看三年了还看不厌啊。”冯薪朵的语气听着就让人觉得的不舒服,陆婷倒也因为心虚没有想要呛回去。她不想和冯薪朵吵架,尤其是现在,更是不想。

“没有啦。就是走神了而已。”陆婷抱歉的双手合十,“你说你说,我全心全意听你说。有点烦,对不起嘛。”她和冯薪朵也并非一直都心平气和的相处,偶尔也会吵架。何况她们两个人这张嘴,损起来结果只有两败俱伤。

“有烦恼你跟我说嘛,你有什么不能说的呢?你总是这样,我也很在意的好吗?”冯薪朵并不想就这样算了,她必须要求一个说法。情侣往往就是因为这些小事的累积最后才得到全盘皆输的下场。

陆婷皱着眉,手指揉着太阳穴,一脸的无可奈何。眼睛随便一瞟,就看见曾艳芬在那边斜着眼偷偷瞄她。心里的小火苗瞬间被那个小心胆怯的眼神点燃。而眼前抓着不放的冯薪朵自然成为了这把火灼烧的第一个人。

“那你想怎么样!我都说了我没有事了!我也道歉了!你到底要干嘛?!我一定要什么都告诉你吗?!我告诉你又能代表什么呢?!”一句的声调比一句高,本来还欢声笑语的休息室,因为陆婷忽然的大吼,霎时间安静下来。

冯薪朵茫茫的望着忽然暴跳如雷的女人,盯了她几秒后,抓起放在桌子上的包就走了。大家齐刷刷的看着冯薪朵走掉,陆婷还是坐在那张椅子上一动不动,完全没有要追出去的意思。

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觑,也没有人敢上去说几句什么,敢说话的那几个都不在,剩下的成员都没胆子管马鹿的事,黄婷婷被公司的领导叫走训话,那几个七期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架势,难免有些害怕。在场的这十几个人,唯一一个能出来说两句的,也就只有曾艳芬了。

只是,陆婷忽然向她这里投过来的目光让她像是被冻结了一般寸步难移。她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要看她呢,明明应该追出去跟冯薪朵道歉也好,解释也好,总之就不应该这样直勾勾地看着她呀。陆婷的视线一直固定在那,搞的其他成员也开始朝曾艳芬那看。

空气越来越安静,尴尬的连最简单的呼吸似乎都带着点特殊含义。张雨鑫暗地里碰碰曾艳芬小声的说了句,“给点反应啊大姐,都看着你呢。”

曾艳芬心里满是问号。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要她的什么反应?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慢吞吞的走到陆婷身边,脸上挂着讪笑,好像连面部的神经以及肌肉都窘迫的抽搐,“大哥,你追上去啊。有点小脾气是正常的,朵朵也不是……”她说不下去了,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这种从不管闲事的人忽然站出来让她深感后悔。

还不如就老老实实的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做点什么,现在这样,该怎么办?她确实从不想看见陆婷和冯薪朵有任何裂痕,可是现在这或许出现的还可能是因为她的裂痕。这不好,这是不正确的。

说不出话,曾艳芬用双手拉着陆婷的胳膊,示意她去追冯薪朵。

陆婷站起来甩开曾艳芬,伸手用力推在她胸口上,“用不着你管我!”曾艳芬被猛地一推重心不稳直接被推倒在地,额角不偏不移的正好磕在落在地上的花盆边缘。

所有人都被陆婷的举动吓了一跳,再看见曾艳芬捂着头的手掌从指缝里渗出血后更是瞬间炸锅。

陆婷也慌了,她看着曾艳芬用右手捂着额头,白皙的脸上留下了血的痕迹,顺着下巴的弧度滴落在地上。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没觉得自己使多大力气,是她太轻了才会被推到的。

“我没事,你去追朵朵吧。”嘴上虽然依旧说着这样奉劝的话。可她不想再藏了,她把所有的悲伤、痛苦、委屈、哀怨统统都填进眼睛里,那些情绪酸涩又干燥的逼出她的眼泪,泪水与血水混合的浑浊液体一颗一颗的印在她黄色的体恤上,扎眼到陆婷无法忽视。

她不知道陆婷从她的眼神里究竟读懂了多少她对她的故事,总之她仿佛看见了反映在陆婷瞳孔中狼狈的自己完美的诠释着四个字——

自作自受。

------

那件意外的结尾,曾艳芬被送进了医院,缝了三针,还好正好伤在发际线上,医生说伤好了就完全看不出什么了。

曾艳芬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见过陆婷这个人了,她发现总是这样,在她与她之间发生了任何后,会以那件事由为起点开始消失,一直到某一天忽然又出现。然后她依旧笑容灿烂,自己也依旧欣然的接受了她从新的出现。

没有收到她的任何关心,甚至都没有道歉的字眼。曾艳芬倒真的不在乎自己受的伤,也没有因为陆婷的冒失而觉得生气。她就把这当作因果报应,毕竟自己偷亲了陆婷,做了龌龊的事。不过通过这件事,曾艳芬大概猜到陆婷那天晚上知道了自己的行为。

她们都开始变得越来越忙碌,忙碌到曾艳芬都无暇估计自己的心情。连轴转的行程让她开始觉得疲惫,不过倒是充实得很开心。人不能闲,闲下来便会不自觉的想东想西。

不过冯薪朵有在微信里跟曾艳芬说过话,曾艳芬也从她那得知两个人之间的裂痕已经修复了。这下曾艳芬就放心了。冯薪朵还代陆婷道了歉,曾艳芬在语音里说着释然的话。直到冯薪朵问出她和陆婷究竟怎了时。曾艳芬好不容易放回肚子里的心又再次抽紧。

【没有怎么样。还是那样。】

曾艳芬换回了文字,她怕自己的语调有任何让人起疑的地方。她越来越害怕面对冯薪朵了,在她面前她总觉得自己抬不起头。

今日鲜少的空闲让忙活惯了的曾艳芬忽然失了心,她优哉游哉的躺在床上,她完全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似乎做什么都不如在自己的床上漫无乐趣的翻滚更合适现在的时光。

手机忽然响起,是邮箱的提示音,一般只有工作的事情会通过邮箱通知。应该是外务之类的事情。曾艳芬划开屏幕,点进那封信件,眼睛快速的扫视着那些字。

在参与成员的那栏里看见了她的名字,还有陆婷的,并且她们还被分到了同一房间里。

这也就表示她要在一天后,和陆婷同行去外省。一起坐飞机,一起工作,一起在一个房间休息。如是在从前,她会特别高兴,可现在,不,她可一点都不想看见陆婷。

可这是公司的安排,她又怎能不从。

------

那天曾艳芬收拾的时间特别的长,长到黄婷婷都敲着她的门开始骂人了她才慢吞吞的从房间里推着自己的箱子出来。

“你在里面干嘛呢?你快点啊!飞机都快赶不上了!”黄婷婷绕到曾艳芬背后用力的推着她向前走。

曾艳芬昨晚一宿都没怎么睡,她无助到甚至想从张雨鑫打呼噜的声音里寻找点安慰。她完全没有面对陆婷的心理建设。她甚至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眼神来与她对视。她怎么都没想过天地不怕的大名鼎鼎的曾艳芬会被名为爱情的小鬼折磨的快要肝胆俱裂。

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一定不会喜欢陆婷。就算用针刺自己也不会去喜欢她。她甚至真的想要用厌恶疗法来忘记陆婷,只要想陆婷便用针扎自己一下,时间久了每每想起陆婷就会想起被针扎的痛苦,也就忘了。可后来她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点,每每想起陆婷时,那种痛楚,可要比针扎强烈多了。

陆婷早就在保姆车里等着了,曾艳芬登上去的时候,她们还是不可避免的对视了一下。几乎是同时移开了视线,曾艳芬坐到了最后面,陆婷戴上了耳机,看向窗外。黄婷婷一眼便瞧出了这其中有蹊跷。可是,她是绝对不会在没有起冲突前就把自己搅进这旋涡里的。

这一路,从保姆车到飞机到去酒店的汽车,三个人就这样不语着,犹如死一般的沉寂。

 

【To be continued】

这个阿芬有点帅

排行

评论区

发表评论